山西洗煤厂能包洗全国煤炭,能源局压缩过剩产

作者: admin 分类: 葡京直营 发布时间: 2020-06-06 16:00

山西洗煤企业正处于“淘汰落后产能”的压力中,一条新规让他们的处境更加艰难,行业产能压缩也因此出现新的争议。

2019年12月,山西能源局联合九个相关管理部门出台了《山西省淘汰煤炭洗选企业暂行规定》(下称《暂行规定》),其中第十三条要求签订的年度购煤合同中省内煤矿原煤量不低于洗煤能力的60%。在购煤合同原煤来源未注明省内煤矿名称的不计入省内煤源原煤量。

为了保住自己的产能不被淘汰,洗煤企业大量争抢省内煤矿签订购煤合同指标,造成购煤合同价格飙涨,已经从最初的0.5元/吨炒到了10元/吨,价格还在热炒中。

“可以说一份合同决定生死存亡。”一位来自晋中的洗煤企业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说,如何从省内煤矿拿到购煤合同,决定着他的企业能够保留多少产能,然而多数情况是,即使有洗煤企业愿意出高价拿煤,也根本找不到卖家。

洗煤是煤炭深加工不可缺少的工序。从矿井中直接开采出来的煤炭叫原煤,因杂质过多无法直接使用,需要洗煤厂对原煤进行分选,除去原煤中的矿物杂质,把它按照下游用途选配成不同规格的产品,供焦化厂、燃煤电厂、煤化工厂等使用。

山西省能源局下如此“狠手”的背景是,山西省政府办公厅2019年8月印发了《关于推进全省煤炭洗选行业产业升级实现规范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要求到2020年山西正常生产运行的洗煤企业控制在1200家左右,洗选能力控制在18亿吨/年以内。

据多位洗煤行业人士介绍,《暂行规定》波及面很广,不仅大量拿不到购煤合同的洗煤企业被迫关闭,还会造成大量地方信贷坏账。业内质疑最大的是:新规之下,产能淘汰并未遵循市场机制,即谁污染小、市场竞争力强谁保留,而是谁有煤源谁留下。

“这样一来,除了留给煤矿漫天要价的空间,也会造成权力寻租、滋生腐败,最终存活下来的洗煤产能不是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而是煤矿和地方保护主义的‘关系户’。”一位煤炭咨询公司分析师告诉《财经》记者。

但山西省能源局并不认可上述指责,副局长王茂盛对《财经》记者说,淘汰落后产能有16条规范,包括环保、水源、产能利用等,并非只有省内购煤合同这一条。

洗煤企业争抢煤源

为了生存下去,洗煤企业争先恐后地争夺有限煤源。“太稀有了,我们想出高价,但都不知道找谁买,指标根本轮不到我们。”一位来自朔州的洗煤企业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

据多位洗煤行业人士介绍,目前能够顺利拿到购煤合同的,除了一部分国企和煤矿配套的洗煤厂外,还有相当比例的煤矿“关系户”,以及经当地政府“打招呼”获得购煤合同的洗煤厂。

一位来自吕梁的洗煤企业负责人很幸运,他告诉《财经》记者,新规出台后,他第一时间花50万元抢到一份购煤合同,保住了自己的一部分产能。“我们与矿上有‘关系’,以前买合同基本是不花钱的,但现在也要花50万。”

实际上,洗煤厂拿到的购煤合同大部分是虚假的不执行合同。前述朔州洗煤厂负责人透露,这个购煤合同只用于在能源局换取产能指标。开具合同的煤矿压根产不出那么多煤,煤矿只是卖合同赚钱。多位洗煤行业人士和一位县级政府知情人士都向《财经》记者证实了上述情况。

洗煤企业同样不具备履约能力。据前述县级政府人士介绍,洗煤厂根据下游需求往往选择多种原煤配比,极少存在洗单一原煤的情况。但洗煤厂为了换产能指标,与某一家煤矿签几万吨的购煤合同,但洗煤厂根本无法消纳这些煤。

这样一份双方都没有履行能力假合同,从县一级层层向上报至省能源局,变成了判定洗煤产能去留的依据。

据业内反映,山西省办公厅的《意见》要求洗煤厂必须达到“厂厂有煤源”且不低于洗煤能力的60%,但并未要求煤源必须为省内煤矿。山西省能源局依据《意见》制定的《暂行规定》,却明确写入“签订的年度购煤合同中,省内煤矿原煤量不低于洗煤能力的60%。”

外省煤和进口煤占据山西的洗煤煤源的很大比重。按照《暂行规定》要求, 2020年末保留下来的18亿吨洗煤产能,按不低于60%的省内煤源配置折算,即为10.8亿吨省内原煤需求量,高于省内原煤产量近1亿吨。如果除去煤矿配套的洗煤厂,留给洗煤企业的煤源缺口更大。

“所以到头来还是在拼关系,谁拿到合同谁上,谁拿不到谁淘汰。”前述县级政府人士说。《暂行规定》有悖于《意见》基本原则第三条:“坚持市场淘汰,充分发挥市场作用,促进工艺先进,管理水平高的洗煤企业能够获得稳定煤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