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单位制到多元自治

作者: admin 分类: 葡京捕鱼网开户 发布时间: 2020-04-14 13:23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要建设社会治理共同体。社区治理是构建社会治理共同体的重要单元,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础。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我国的经济社会体系发生巨大变革,必然地,转型期的中国社区治理,也经过了政府统一管理到政府主导、市场调配、业主自治的多元治理的变革过程。社区治理从传统单位制到多元自治,社区居民身份也从单位人向业主转变。总结好70多年以来我国城市社区治理的基本经验,不仅是新时代社区建设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也是提升新时代基层社区治理水平的迫切需求。

  一、统一行政管理模式(1949年-1980年)

  1949年,我国对社区的管理以单位制管理为主,以基层属地管理为辅。地区管理主要是通过街道办事处和居民委员会这两个行政建制组织来开展工作,通称为“街居制”。这一阶段的社区治理主要是由政府直接管理的行政管理模式。1950年,为了加强城市管理,全国很多地市都出现了街道一级组织和居委会组织。1950年3月,天津市按照居民居住状况建立的居民委员会,揭开了我国城市居委会组织的历史序幕。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制定并通过了《城市街道办事处组织条例》和《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条例》,明确了街道办事处和居民委员会的基本职能。198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城市街道办事处条例》《居民委员会组织条例》,街道办事处、居民委员会的机构和职能得到进一步明确和发展。

  二、社区混合管理模式(1982年-1990年)

  上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转型,单位制逐渐被打破,社区的统一行政管理模式也由于基层社会的巨大变化在管理上陷入困境,政府推动和社区自治的合作型社区管理模式应运而生。

  1982年12月4日,五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颁布了我国新的宪法,规定:“城市和农村按居民居住地区设立的居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这是首次把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写入宪法中,为城市社区建设提供了坚实的法治保障。1986年,民政部首次提出开展社区服务建设。1989年12月,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的《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进一步明确:“居民委员会是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社区管理主体即社区自治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的地位进行了明确,并对社区居委会的组成、社区选举、居民公约等进行了详细规定。

  自此,在中央的推动下,我国开启社区建设的热潮。在这过程中,政府对社区管理开始由过去的行政管控主导地位转变成城市社区建设的推动力量,也就形成了政府推动与社区自治相结合的社区管理模式,这种模式常被通称为“合作型社区管理模式”。

  三、城市社区建设阶段(1991年-2011年)

  1991年,民政部明确提出“社区建设”的概念。此后,又相继在天津市河北区、杭州市下城区开展全国社区建设的试点。1998年,民政部专门设置“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民政部在北京、上海、天津、沈阳、武汉、青岛等地设立26个“全国社区建设实验区”,社区建设在全国推进。2000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其中明确指出:“社区建设是指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依靠社区力量,利用社区资源,强化社区功能,解决社区问题,促进社区政治、经济、文化、环境协调和健康发展,不断提高社区成员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的过程”。2001年,“社区建设”写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2004年,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强社区建设与管理”。2006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社区服务工作的意见》,第一次提出要加强社区服务体系建设,即要建立覆盖社区全体成员、服务主体多元、服务功能完善、服务质量和管理水平较高的社区服务体系。此后,社区服务体系建设规划成为社区建设重点之一。2010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的目标任务。

  在这一阶段,社区服务被纳入社区建设的重点工作之中。在城市社区建设推进过程中,出现了行政主导型、合作型和社区自治型社区建设模式。从“管”到“治”,不只是政府与社区关系的变化,更是社区治理体制机制的深层次变革。面对特定的基层社会治理新形势,尤其是城市基层社区社会性质的转变,伴随着社会治理的推出而进入到新的阶段,即城市社区治理阶段。

  四、城市社区治理阶段(2012年至今)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