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铁西寻找班宇:易烊千玺和李健都是他的粉丝

作者: admin 分类: 葡京捕鱼网开户 发布时间: 2019-12-08 12:07

  故事的结尾,两个人再次来到明渠,给她父亲烧纸。主人公意识到这段关系的结局,错误已经铸成。他走下河岸,活动身体,踏入渠水中。冰冷的水下还有几分暖意,只是枯枝和碎石夹杂其间,如同幽暗的漩涡,搅动着生和死,爱与污秽。

  五里河

  和平区,浑河北岸。曾经的五里河体育场如今被高楼大厦所取代,给人一种科幻感。一位中年男子右手持着拐杖,左手拿扩音喇叭,哼唱电视剧里的主题曲《似水流年》,旁若无人。2001年10月7日,五里河体育场,中国队战胜阿曼,世界杯出线。六年之后,五里河体育场爆破拆除,成为记忆。

  足球在沈阳有着久远的历史,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辽足曾造就过十连冠的辉煌,90年代中期,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与之同时发生的是辽足的没落。尽管如此,球迷氛围依然存在,热情一度重燃。

  班宇也去看沈阳队的比赛。除了学生和部队组团看球之外,还有留给下岗职工的区域,凭下岗证入场,票价要便宜许多,当然,位置也不太好。他在《肃杀》里写到了足球,这篇小说原来的名字就叫《去五里河》。“我”的父亲是一名下岗职工,拿着买断工龄的钱买了一台二手摩托车,全家生计都靠拉活儿。

  班宇读大学的地方就在五里河旁边。他的化学一直挺好,那些方程式对他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当初填报志愿,老师都是建议报理工科。他原本计划学制药,觉得挺酷。高考没发挥好,最终选了计算机专业。

  班宇经常听摇滚,从初中就已经开始。大学旁边的三好街,是有名的电子市场,盗版泛滥,班宇每周都会去买唱片和DVD,或是去外地看现场,住七八十块钱的便宜旅店,给音乐杂志撰稿。世界不断分化,曾经的铁西看起来已经成为过去,却又时刻回响在那些摇滚的节奏里,锈迹夹杂着愤怒,废水里生出温热。

  在摇滚的世界里,鲍勃·迪伦困在铁路环绕的莫比尔城,弹奏起孟菲斯的蓝调。尼尔·杨化身老去的矿工,再度寻找金子般的心,迅速燃烧比腐烂生锈来得更痛快。而在班宇生活的沈阳,同样有着音乐的天然土壤,即使是萧瑟冷清的街道深处,也可能藏着喧闹的夜场酒吧。他曾在怀远门的古玩市场,看几位老大爷站在一片陈旧物品的中间,进行即兴演奏,在废纸盒子上敲击。班宇觉得这是自己看过的最好的乐队。

  毕业之后,大家分流离散。班宇说,在这场如同超级玛丽的人生里,脑袋都磕青了顶出来的也不一定是蘑菇。有人报考公务员,也有人离开了沈阳。班宇给各种杂志供稿,化身成多个名字,写乐评,也给网站写体育评论。

 4/7   4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